石中火1(1 / 3)

14

“嗯,不错,很有精神。”徐行用脚把对面的椅子踢远了点,让它离那人近了些,微笑道,“好了,坐下吧。”

那人的屁股像是有自我意识似的,立马挨到了椅面上。然后,徐行脚背一用力——椅子就转了个面,两人面面相觑。

气氛真是铺天盖地的尴尬。

“……郝道友。”那人脸麻道,“我保证我不会把在山下见到你的事发到驿阵里去的。”

“多谢。但是我姓徐。”徐行的假笑已经假到谁都能看出来的地步了,她指尖敲着木桌,问道,“那能否告诉我,你是怎么认出我的,以及,‘驿阵’是个什么玩意儿?”

那人道:“我还有急事——”

他一低头,发现徐行的小腿还挡在外面:“……”

老实了。

经过此位高度疑似同门的交代,“驿阵”便是一个通灵阵法,只要持有穹苍下发的“侠令”,经验证后便可进入。而穹苍人遍布整个灵境,红尘也不少见,各种大事小事新鲜事几乎很快便会出现在阵中,偶尔还会拼团一起买法器书籍什么的,非常之方便。

这东西是由一个四掌门峰下的师叔建造的,掌门原先不知情,结果在山门截获大量违禁书籍后大为震怒,切断了穹苍山脉内与驿阵的联络。也就是,按理来说,穹苍内部的事是绝对无法传出去的。

顺带一提,穹苍的违禁书籍也只有到《我与师太那些年》的程度。截获的人是玄素,徐行真是无法想象他翻到这些书的内容时是作何表情……

“但总有对策是吧?”钻空子而已,徐行道,“况且有侠令就能进。也就是说,就算不是穹苍门人也能进啰?”

“……是这样。”那人见徐行面色不对,连忙解释道,“其实还好!你的事知道的人不算多!我们这个阵里只有三千个人。”

穹苍山脉的人加起来有三千个没?

那人:“而且我也没有给很多人看。我口风很紧的,只转给我信任的人了,我母亲、我父亲、我妹、我朋友、我同门,我邻居……”

给老人家看这个合适吗?不会人人自危吗?

那人:“我们都很欣赏你大胆追爱的勇气!不过也怪了,大家还在赌你是不是会留在山上呢。毕竟那个谁,咳,也在山上嘛。而且,你竟然能活着下来,没有被打成饼,也未免太厉害了!我邻居都吓了一跳呢!”

你果然又转出去了是吧。给我以死谢罪,就现在。

徐行的手缓缓放在额头上,她闭上了眼。

咸鱼再一次梦碎,神通鉴乐得不行,发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声。

它从下山就开始忧心忡忡了。既怕徐行太卷,又怕徐行太躺,或许是因为徐青仙没去狐守之地,主线剧情可能会大幅度变化吧。但其实徐青仙也要去北边,只不过没有进入腹地而已。

徐行调整情绪的速度一向极快。事已至此,她淡淡神伤了几秒,便将手放下,定定注视着面前的人。

不得不说,徐行虽然长了张谁来都绝不会说不好看的俊俏脸蛋,但这么盯着人的时候却总有种令人莫名害怕的失常感,简而言之就是脑袋运作看起来不甚稳定,不做好准备迎战的话,她极有可能会一言不合突然飞过来掐你脖子这样。

前几日山里的人说她有脑疾,果然名不虚传!那人给看得冷汗都下来了,壮着胆子道,“道友,你……你怎么了??”

徐行道:“我可以求你帮我一件事吗?”

那人道:“怎么用求呢?你说就是了。”

半柱香后,【徐行】实名加入了驿阵。自她加入此后,三千人的阵便宛如冰封、鸦雀无声,无一人再说话了。

“好了。”徐行倒了壶茶,笑盈盈道,“真是没想到,我二人也是有缘。道友也是在此等人的吗?”

就像山门中只有她、徐青仙、三师姐方药在一样,掌门手下其余几个弟子还在外执行任务未归。穹苍山脚下的游人几乎全是匆匆落脚,在这坐着等候的,要么是打算出任务召集人马、要么便是等人一起回宗门述职的了。

“惭愧。”那人脸色一苦,道,“便是并未完成任务,才回到宗门,在此等候新的‘领头人’……”

看来是任务失败了。任务超出能力、实在无法解决的,便会传书与宗门联络。一般用两种解决方式,一是召回宗内,换人执行。二是下拨一位能力较强、经验较多的领头人下来,继续任务。

“哦?”她问,“是什么任务如此棘手?”

那人叹道:“狐守之地的石头人……也叫空心人。我在那待了两个月,一无所获。”

喔。巧了。看来那个增派的人手便是她。

此事已在红尘不算绝密。其实这种任务该算是最简单的,对修者而言,无需一一比对石人与失踪之人的面容,水属性者甚至可以通过其中血液共鸣,径直定位到其亲族何在,除非此人是从石头里蹦出来……好吧,这次还真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。

然而,这位前辈在北地待了足足两

最新小说: 飞升从渡情劫开始 炽焰流星 和男友大哥一起穿到五年后 兜了一个圈 带着一车物资在六零年代养爷爷 贫僧与她 魔法少女外传之东京篇 我的孩子不可能考2分 住在凶宅的男朋友 做我们这行的最忌讳爱上客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