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30 章(1 / 6)

洛千涧给洛家人发完房卡,正好宾客们也走得差不多了。

宾客离场之后,宴会厅内还有些事务需要和酒店方的工作人员交接,厉疾风一派克制地对厅内剩下的洛家人说:“你们先走吧,剩下的事我会处理。”反正其他人留在这里也没用,连帮着一起送客都不主动,厉疾风看到他们也心情不佳得很,自认全凭修养才没有冷嘲热讽。洛共悠和洛随云求之不得,揣上洛千涧给的房卡就走了。

洛闻欢和洛山亭有些犹豫,他俩还在因为刚才从洛千涧口中得知的消息而心中惊涛骇浪,看到厉疾风,他们都很有一问究竟的冲动。但又实在不敢,洛闻欢和洛山亭只好一步三回头地也走了。

厉疾风注意到这对双胞胎姐弟的举动,若有所思。

“厉大少爷。”刚才说要走的洛千涧反倒不慌不忙地落在了最后,离开前他把又一张房卡递给厉疾风,“这是你房间的房卡,2902客房,就在你弟弟他们的隔壁。

厉疾风接过来:“倒是辛苦洛三少爷这么亲力亲为了。”

“厉大少爷为了这场宴会也挺亲力亲为,都是为了家人嘛。”洛千涧摆摆手,您哉地离开了。

洛千涧给自己安排了3102客房一一这家酒店一共三十一层楼,顶楼的客房规格最高且仅有两间。

3101住的就是云岭,洛千涧之前作为乘星娱乐相关项目的负责人帮忙定的酒店客房。反正账单由洛家其他人支付,不从洛千涧手里出,大方一点没关系。回自己房间之前,洛千涧先拜访了隔壁的云岭。

云岭的助理祝回加完班已经回来了,他来给洛千涧开的门一一这客房是套间,不止一个卧室,所以云岭和助理都住这里。说起今天晚上的事,云岭忍不住叹了声气:“虽然有预期,但真的见了面,我还是没想到洛何风变成了现在这样。我记得以前还能跟他讲道理的,虽然他偶尔也会有点固执,但不是听不进去话的人,可是今晚跟他聊了不到十分钟,比我徒步爬山三小时还累。”祝回给洛千涧倒了杯水,放到他面前,然后回云岭:“你们那时候总共相处了不到半年,不够了解他也很正常。”据云岭说,今天晚上洛山亭和厉知劲的订婚宴上,洛何风跟着他离开了宴会厅之后,他们就在同层楼的走廊里说了会儿话。洛何风先是怒气冲冲地质问云岭:“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离开这么多年,终于舍得回来了?你还好意思来找我!”云岭心平气和地回答:“没回来几天,只是凑巧现在和洛共悠洛总的公司签了约,听说你们家今晚有人在这里办订婚宴,我想顺路过来把这个还给你家。不过好像来得不巧,打扰了订婚仪式,不好意思。”云岭拿出的是一张支票,洛何风气急败坏:“你给我这个干什么!你当初为了钱离开我,现在想把钱还回来,就当做这么多年的事没有发生过吗!”闻言,云岭颇为无奈:“你想多了,我从来没有后悔过当年收下你爸妈给的钱、答应他们跟你分开这件事。“虽然你爸妈当年态度并不算和善,但不论如何,我爷爷奶奶能健健康康多活十年、最后十年的生活条件也不错,我能一心一意读自己喜欢的专业,都多亏了你爸妈当年给的钱。”“现在我自己有钱了,又正好碰上你们家里人,我想要把钱还给你们家换取自己的高兴,所以我特意来了这里。洛何风,我跟你只是高中那会儿谈过一小段时间,这么多年过去,我早就对你没感觉了,今天来更不是你以为的想要和你重修旧好。”对此,洛何风的回答是咬牙切齿的三个字:“我不信!”

“随便你信不信吧。”云岭直接把支票放到了洛何风手里,“对了,还有件事。听说你这些年打着放不下我的名义,找了不少和我有相似之处的情人,对外说是替身....你的私生活与我无关,但是请你不要再打着我的名义,我觉得既莫名其妙又恶心这下洛何风可总算找到“突破口”了似的:“是因为这件事是吗?你是因为我过去找过情人所以不高兴,才说气话说你不喜欢我了对不对?”云岭皱眉:“洛何风,一码归一码,你不要混为一谈。我早就不喜欢你了,和你打着我的名义找替身情人让我感到被侮辱了,这两件事之间没有任何关联词。我要说的话已经说完了,不用送了。”洛何风却拽着云岭不让他走,还单手揉烂了支票,又乱七八糟说了好大一堆话,云岭冷脸看了他好一会儿,才让这位大情圣一脸悲戚地松开了手。一听到云岭说洛何风揉烂了支票,相当于这笔钱没来得及从云岭的账户给回洛家,洛千涧才舒坦了。“不要再有还钱的想法了。”洛千涧愉快道,“管它是什么原因给你的,反正给你了就是你的,洛家的钱不要白不要。”云岭失笑,又点点头:“实不相瞒,今晚没还得了,我也的确不打算再因为这笔钱继续和洛何风纠缠了,我会直接捐掉。捐的话,洛千涧就不插手了,他起身告辞。

洛千涧特意来找云岭这一趟,主要就是好奇他今晚和洛何风说了什么,吃完了这点瓜,洛千涧就要准备睡觉了。回到房间,洗漱之后,洛千涧睡下之前,定了个凌晨三点的闹钟。

闭上眼之前,洛千涧很是自我感动一

一为了这个家,他真是付出太多了,居然要半夜起

最新小说: 带着一车物资在六零年代养爷爷 做我们这行的最忌讳爱上客人 贫僧与她 炽焰流星 兜了一个圈 我的孩子不可能考2分 飞升从渡情劫开始 住在凶宅的男朋友 和男友大哥一起穿到五年后 魔法少女外传之东京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