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28 章(1 / 3)

第二十八章

他见过抱着琵琶唱曲儿的柔媚姑娘,也见过团扇遮面娇羞连连的大家闺秀。

头一回见到这....憨实的姑娘。娘

晏长陵愣着神,目光落在那双眼睛上,火圈内的火星子扑过来也没注意,白明霁忙抬袖替他拂开,“烫着了没?”晏长陵摇头。

袋往怀里拉了拉,连着她头顶的水渍也一并抹去,继续道:“后来去战场,所有人都问我,少奶奶好看吗,这不是废话吗,我晏长陵的夫人还能不好看?心底却后悔万分,为何就走得那般匆忙,掀下盖头,好生看一眼,又能耽搁得了多久。手伸出来,却不是提她手里的灯笼,而是轻轻她落在她脸侧,把她发丝捋顺,又从袖筒内掏出一块绢帕,擦拭着她脸上的水渍,动作轻柔,声音也低,“以前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娶了个什么样的小娘子,许亲之时,媒婆告诉我,想要娶江宁城内最好的小娘子,便非白家大娘子莫属了。”他五指轻抬起她脸颊,把她脑白明霁被他一拉,鼻尖似乎都要碰上他胸膛了,心脏又开始乱跳,既不自在,又慌得厉害,实则没怎么听清他的话,随口一问:“那,那如今呢。他满意吗。

可愿意同她消磨这漫长的一生,再生几个好看的肉团子,让她捏。

“如今...晏长陵擦完了,身子后退了一些,望着她期待的目光,弯身接过她手里的灯笼,另一只手掌轻落在她头顶,低笑一声,“傻子。”白明霁一愣。

她是傻子?

她听过旁人说她强势、冷血、甚至恶毒,这句‘傻子’倒是新鲜。

男人真难哄,个个的心思都猜不透,白明霁无奈道:“我给你买了灯笼,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,不喜欢?”话音一落,一片衣袖拂过来,递到了她跟前,大方地道:

“随便牵,拧成麻花我都不介意。”

石桥上,樵风提着灯笼,立在岳梁身旁,同他一道望着那两道背影,神色已然呆住。

不为旁的。

只因这一幕格外熟悉。

快两年了吧,那时白家大夫人去世不久,白大娘子缠着主子要替大夫人讨回公道,他记得清楚,一模一样的场景,不过不是灯笼,而是一道真正的平安符。白大娘子也是一身湿淋淋地把那道黄符放在主子手里,同他道:“只要大人愿意,大人想要什么,我都给你。那时候的白家大娘子似乎还未同晏家交换名帖。

樵风这才猛然反应过来。

白家大娘子当时的话已经够清楚了啊。

那为何主子.......

樵风都替自个儿的主子惋惜,一脸追悔莫及地看向岳梁,“主子,您是不是那时没明白啊。

岳梁不答。

樵风奇怪地道:“也不对啊,小的见大人也并非不喜欢白家大娘子,但凡当年...,也没他晏长陵什么事。”“慎言。”岳梁打断,今日倒是有闲心多说了两句,“我这样的人,岂能同人谈婚论嫁,不是害了人家。”“主子什么样的人了?”樵风对他的说法不赞同,“主子能有今日,凭的都是自己的真本......

“我什么本事?”岳梁轻声一笑,“大义灭亲,把自己父亲送上断头台,再逼疯母亲?”

当年岳梁被新帝破格升为大理寺少卿,一度引起朝中臣子的不满,也曾被人揶揄过,说他是‘卖父求荣。他并未反驳半句,默默做好本分,几年过去,靠着自己的真本事让人闭了嘴,没料到今日他自己提了出来,樵风一怔,“主.....岳梁已抬步往下走,夜色模糊在他脸上,只见其目光被映得深邃,更多的神色,便也瞧不出来了。前面的两道人影不见了踪迹,岳梁也没再看,立在桥梁下,等着自己的人找过来。

半盏茶的功夫,大理寺的一位官差匆匆走来,压低了声音票报:“大人料事如神,状元巷果然有了动静。”岳梁没什么意外,既然没死,必然会忍不住回来,“盯着他,切记打草惊蛇。”

官差压刀领命,"是。

樵风一愣。

白家的案子结束后,见主子迟迟不撤大理寺的暗卫,樵风还有些不明白,驸马爷死都死了,凶手也知道了是谁,为何还要查下去。想来是为了应付长公主。

心头还在暗自叹息,一向铁面无私的主子,也有凡心大动之时,为了白大娘子破例了一回,原来那驸马爷压根儿就没死啊。既然活着,为何又要装死?

樵风不明白,就像到了现在,也都还没明白为何白家大娘子会去‘杀’驸马。

当真是为了替晏月宁出一口气?

那这一口气,也太莫名其妙。

还有曼将军,为何要把孟娘子的马车推到崖底下去?

他想不明白,岳梁也不明白,又看了一眼两人消失的方向,招来身后的暗卫,吩咐道:“跟着晏指挥。前段日子,他晏指挥出了一场大风头,替陛下找回来了那副‘画’,但也把自己暴露在了明处。

驸马爷既然还活着。

那便是旁人的一招引蛇出洞。

没再逛下去,回头上了马

最新小说: 带着一车物资在六零年代养爷爷 我的孩子不可能考2分 贫僧与她 炽焰流星 魔法少女外传之东京篇 兜了一个圈 和男友大哥一起穿到五年后 做我们这行的最忌讳爱上客人 飞升从渡情劫开始 住在凶宅的男朋友